第一卷 百战破笼,山水入江河 序章 雀笼

听书 - 狼胥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寒风未暖,满目莹白,江南或已春暖花开,可北地才刚刚又下过一场大雪。

人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江南人的娟秀温雅,和北地人的粗豪爽朗,似乎都是如此。

可隆武城里不是这样。

这里有北地本地人,有江南人,有漠北人,有西域人,有夷南人,有岭西人,有高原人……

这里是因为他们而改变,他们都是武人。

容民两万都有点儿拥挤的隆武城,却有着一个可以让两万人同时坐在一起的雀笼,不在城内,而是在西城门,由原本的瓮城改建。

三丈高的瓮城城墙,被建成了三阶,上面一排排的都是木条凳,除了城门楼所在,其他三面每面都能坐七千人。

此时也是满满当当,因为隆武城二十年来,终于要迎来第三位百战王。

雀笼,大伙儿口中的鸟笼子。出不来的人,就是那笼中雀。可出来了的,就将是城中雄。

至于能不能成为天下雄,那没人能知道,可想成为江湖中名动一方的人物,那还是没问题的。

而这只是十战胜而不死不残的。

至于百战王,隆武城之前只出现过两个。

一个是奚兹国而今的上将军,奚兹十二万大军,尽在掌中。

另一个,则是铁延部的小可汗,整个铁延部,为其马首是瞻。

现在他们将见证第三个的崛起,或者戛然而止,成为枯骨。

“破笼战!开始!”西城门的城门楼子上,隆武城主连柯出现,沉如闷钟的浑厚声音,宣布着这场隆武城盛事展开。

今天的主人公,凌沺,也随之从一块拉开封板的地面行出,出现在众人视野,右手拎着一柄双手雁翎刀,左手拎着一把宽厚的长剑,阔步行入这个他厮杀了三年的地方。

凌沺很高,足有一米九多近两米,有那种像是猛虎一样,健硕而协调的身姿,还拥有一双摄人的冷厉虎目,在平整的狮额和棱角分明、颜色微深的双唇映衬下,更显几分冷硬和霸道。

他一如既往的静静站在场中,闭眼片刻,只是今日暂时没有人给他欢呼和呐喊,所有人都不忍破坏这一刻的肃穆。

一如他睁开眼睛时,那里面浮现的一抹凝重。

百战王,意味着要在这雀笼的生死厮杀中,出战百场,且百场连胜。

可这并不是终点,他还有一道笼门要过。

现在笼门已开,能不能飞的出去,就看他的翅膀是不是真的够硬了。

“咚咚咚”城头上百面大鼓被敲响,城门甬道内,有百人列阵以待。

他们都是在这雀笼十战皆胜,却没有选择离开雀笼的人。

他们也是想要变得更强,甚至站在对面的人。

而现在,他们要面对自己需要迈过的第一道坎。

这是他们的幸运,因为这种直面强敌的机会很少见,雀笼中的至强者并不常有。

这也是他们的不幸,因为他们可能全都会死,没有人能再走接下来的路。

胜,进武阁,学天下秘籍典藏。败,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

“战!”一声沉喝,凌沺拖刀在后,长剑反持,踏步向前冲去。

被动的等着,不是他的风格,躲到墙边,减少受敌面,也不是他的性格。

直接杀出去,真正的正面破笼,才是。

他们的幸或不幸,他们的胜利奖励是什么,他都不在乎,因为他就没觉得自己会输。

生死,更不重要,这个鸟笼子,哪天没有人死?

每一场进入这里的斗战,都早已铺下数十具枯骨。

来到这座城、这个鸟笼子,训练会死,争夺出战名额会死,可却没有哪个人事先不知道,生死契进来的时候就签好了。

十战卖身,百战赎身,他从没想过前者,今日站在这里的都是为了后者。

所凭借的,不过是谁在这里变得更强而已。

而他足够强!

雁翎刀足有一米六长,本是双手持握的兵器,被他用出一种在马背上拖着长杆大刀冲锋的架势。

一刀奔腾之后,借着冲势的撩斩,直接划开了两人的胸腹,又挡住了三把劈落的长剑。

没有片刻犹豫,紧接着凌沺左手反持的长剑就已经划过,三个想从他左侧突袭的人,直接断了半截脖子。

大脚前踏,一个正蹬,将正面一个剑被架住的人,直接一脚蹬飞数米远,砸倒身后数人。

凌沺前脚顺势落在他方才的位置上,左手剑首连砸,云头剑首染血,另外两个被架住剑的人,捂着咽喉颓倒。

此时,凌沺右侧,才落下四把长刀,可见他出手的速度有多快。

身前瞬时一空的刹那,凌沺一个剑花挑破又一人咽喉的同时,将长剑变为正持,左臂不间断的快速点出,带起一抹抹残影,七八人咽喉绽放了残酷的花朵,左边的空地变得更大。

那就开始右边,刀剑虽然材质都一样,只是样式不一而已,可在凌沺手中,这对普通的刀剑却好似成为了神兵。刀背挡开一次攻击,刀刃就带走两三颗头颅,丝毫没有拖泥带水,每次出刀必有人亡。

死在剑下的或许该庆幸,好歹他们还全须全尾,死在刀下的,就有些凄惨,会给城里的缝补匠添不少活儿。

“凌王!”

“凌王!”

“凌王!”

……

隆武城的人,开始了欢呼,喊出了这一年多,他们早已经记不得喊过多少次的称呼,尤为的声嘶力竭。

破笼战,没有他们想象的艰难、激烈,可却让他们更开心。

是那百名十战斗士不强,比不上前两次的那些吗?

并不是。

所以,他们正在见证着,隆武城建立至今,最强大的百战王破笼而出,腾云天下。

“这一战之后,隆武城好不容易积攒的底蕴,就又空了,城主真的不打算结束这种没意义的事吗。”城头上,副城主阚筠崧,眉头深蹙,并不见任何喜悦和期待。

他也代表城中很多人的意见,隆武城是他们大家一起建立的,雀笼存在的本意,也是为他们赚钱,为他们培养更多的门人、手下。

可破笼战,却是在极大的损害他们的利益。

百战王可以自由,前两位都选择离开,他们这一座孤城能给的,终究比天下各国能给的少太多。

这个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强者离开就罢了,整个雀笼甚至也会随之断层,只剩下还不足踏入而今这个厮杀场的新人,他们已经培养出来了的这百人,根本没剩下几个。

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隆武城或者说他们自己早就该壮大的根基,隔几年就被砍断一次,这早已让太多人不满。

“这才是我做的,有意义的事。”连柯冷淡依旧的声音响起,只是里面视乎透着点儿兴奋和压抑不住的喜悦。

“什么意思?”阚筠崧愣了一下,随即眉头皱的越发深刻,像刀斧篆刻在已经很不年轻的脸上一样。

“三哥,二十五年未见,可还拎得动刀。”城内蓦然的一声朗笑,在看台众人欢呼声渐歇的此刻,显得越发突兀。

“因为我是大璟人啊。”连柯笑意再也掩饰不住,呵呵一笑,对着茫然的众人,往城内一指。

“拜见隆武侯!”城内早已悄然进去三万大璟边军,此刻从一处处民居中,一队队整齐出现,随即列阵,刀拍胸膛,向连柯问好。城外亦有两万兵马,将瓮城围困,问好的吼声同样震天。

“隆武城自今日起,为大璟隆武城,从者入大璟边军,立扬武营,为本侯麾下。逆者,死。”连柯转回雀笼,朗声宣告。

雀笼怎只厮杀场,又怎只此地是雀笼。

这座隆武城,整个都是雀笼,人人都是不自知的笼中雀。

“城主,你这是在逼我们!”阚筠崧突然平静下来,只是眉头展不开,手也握向剑柄。

隆武城起码有一小半人,手上是有人命官司,或者各国其他大罪小罪在身的人。

侠尚且以武犯禁,何况大多数都算不上侠,而是习惯了拳脚刀剑去讲道理的莽人。

大璟真的会放过他们?不是再一次的利用?

“安心。你们都是我召集起来的,我自然知道你们的过去。可过去只是过去,我连柯又何曾留过真的恶贯满盈的人。”连柯说些,从怀里拿出一张纸,递给阚筠崧再道:“这是我向圣上已经获得恩准的,上面多大的罪用多大的战功来换,清楚明白。”

“大璟的人,战功换免罪,重回正籍,还有相应的勋职恩赏。他地之人,战功换落籍,以后都是大璟人,勋职军职同样不会少,以后大璟为你们做主。”连柯又向雀笼看台上众人,高声朗言。

“所以,这其实就是二十年的白日梦?所为不过是大璟北伐,两代百战王现在也该动了吧?”阚筠崧面容有些凄苦和自嘲,他们曾以为,真的会有一座只属于武人的城啊!

“可总算也有了这二十年,不是么?”连柯也有些唏嘘,这个梦,这二十年,何尝不是他心中所想。

可也只是想而已,能尝过这个味道,就很不错了。

“罢了。我可否将这个张贴出去,让全城人知道个清楚。”阚筠崧手离开剑柄,长叹口气。

“自然可以,这本就该是他们清楚知道的。日后但凡有人没有得到该得的,我拎脑袋去要,要不来你们拿走我的命。”连柯郑重对阚筠崧对全城人承诺。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小说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小说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